您现在的位置:凤凰古城旅游网>>游人游记

烟雨凤凰行

作者:本站编辑 来源:www.i7fh.com 发布时间:2011年05月15日

  烟雨凤凰
    朱克俭
    枕一夜车轮与铁轨的撞击,睁眼便到了烟雨如梦的边城——凤凰
    没想到梦会如此辽远。黄丝桥的城堡箭垛,竞沐浴过一千四百年前盛唐的夕阳?六百米方城守望的渭阳,与唐诗中如画的西北渭城,是纯粹的一字巧合,还是另有神秘的姻缘?    没想到梦会如此奇险。大明万里长城挡不住塞北铁骑的长驱直人,何以又在这腹地依山累石,连缀起数百里刀疤似的南部边墙?仰视足以落帽,登高十步一喘,脚踏城顶俯瞰茫茫云雾时,心也随之茫然:何方为内?何方为外?城下枯骨,敌我何在?
    没想到梦会如此迷离。古战场的废墟,如朝代更迭的残印,止不住年复一年的山青和水秀;一江沱水,与时光共流淌,而厚积如河堤片石,质朴如吊脚楼支柱,淳香如粗瓷碗米酒的民风中,又何尝没有风雨桥边南来北往的假古董似的伪作和赝品?
    但凤凰绝非伪作和赝品,而是一幅辗转破损后装裱失善的稀世珍藏!
    真迹有些斑驳,斑驳的真迹中有条集千古灵气以净化人心的小路。
    所有喧嚣而来的汽车驶至沈从文广场都屏住了呼吸。人们弯腰下车,走进这位中国最具国际声望乡土作家的故居,摸着他写下至纯人性的白色大理石嵌面书桌,然后随着他当年的脚步,在石板巷内留下悠远的回声,出城门,下渡口,乘瘦长的小木船顺沱江撑篙而行。两岸古塔、水车、吊脚楼倒影微颤,远处烟雨空漾透出无尽的青翠,小船激起浪花连落几个滩后,徐徐靠岸。上岸是极幽静的听涛山:松姿百态,泉流如泣。沿宛然曲径拾阶而上,有一掌很小的平地,竖着一块自然形态的五彩石——这便是一代文学宗师的墓地。他的骨灰,一半撒在沱江,一半埋在这里。
    石碑正面,刻着先生的手迹:照我思索,能理解“我”;照我思索,可认识“人”。背面,刻有他妻妹的挽辞:不折不从,亦慈亦让;星斗其文,赤子其人。
    碑下满是一束束金灿灿的野菊。采自乡间,献自真情。花是从沿岸的孩子们手里买的,也许,旋即又会转至岸边孩子的手里。我想,这并不违先生之灵,他愿以此将世人的敬意,滋养和他儿时一样叩问人生的童心。
    从故居到墓地,这条几乎穿越一个世纪的人生长途,一步一个传奇。
    幼小失学;少年从军;寻梦京都穷困潦倒;得郁达夫救助而震惊文坛;就在国外酝酿其诺贝尔奖提名时,却在国内被打入冷宫;尔后研究民族服饰近半个世纪,填补史学一大空白。
    相传有则轶闻,一次文代会,某著名作家划为右派,所遇老友皆惟恐避之不及。当她孤零零等候公车时,遇沈先生笑脸,她却转眼旁顾。由此不难想象沈先生感受过的世态炎凉,但正是这笑对人生的襟怀,使先生的旧作在活埋半个多世纪后,仍不失净化心灵的艺术魅力,重新引发了国内外的热切关注。
    在曲径登高的半腰,有块与墓碑相呼应的石刻,上书黄永玉少有的狂草:
    一个战士要不战死沙场就是回到故乡。
    字里行间透着纵酒佯狂的苍凉。
    黄永玉是沈先生的表侄。这位自称无愁河上流浪汉的游子,迷时师渡,悟时自渡,在先生像古文物被埋藏的半个世纪里,他以同样的才情和不同的个性续写着新的传奇。此刻,已年逾古稀的他,仍在用独树一帜的艺术征战世界,而为他打开世界的前辈,已回到梦魂萦绕的故乡。
    我猛地想起故居那幅最后回家的照片:先生坐在河边临风远眺,他永远美丽的妻子从后面走来,深情地为他整理衣领。而就在这不经意的一瞬,摄影师咔嚓按下了快门:一对白发情侣应声转向镜头,在世间留下了永恒的微笑。
    这笑,仿佛浮现在五彩石上。
    烟雨沾湿了我一身,待摩肩接踵的人流稍给我一个独自面对先生的机缘,我默默的俯下身子,添上了一束早已捂得温热的小花。
    先生行迹,是凤凰的缩影。
    地球上这方邮票大小般的热土,因成为先生的梦源和归宿,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远客纷至沓来。城头、巷尾、江边、塔下,到处支着画板和镜头,到处闪着艺术家惊异的目光。古老的吊脚楼哟,何以承载如此的钟情?  挥别这远山孤城时,心中多了个雨后彩虹似凤凰涅粲的梦想。
 

凤凰古城旅游接待中心
独立成团咨询专线:400-8830-999
散客拼团咨询专线:QQ:138231222
自助游线咨询专线:QQ:138074408
自驾车游咨询专线:QQ:138017968
商务会议咨询专线:QQ:138230222
报名流程
1——选择来张家界的交通方式
2——选择更好更合适您的旅游线路
3——联系我社进行详细咨询
4——按照您的要求进行行程确认
5——导游在出站口接站启程
凤凰旅游线路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