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凤凰古城旅游网>>游人游记

童年里的凤凰

作者:本站编辑 来源:www.i7fh.com 发布时间:2011年05月15日

  童年里的凤凰
    吴  清
    只要提起那座美丽的小城,我的脑海里就会涌来一幅幅月朴、生动而又悠远的画卷,如此亲切,如此难忘地伴随着我倒童年一一再现……
    陈渠珍的大宅院
    沿着凤凰广场西门坡山势拾级而上,有一座高墙大院。这座我心中朦胧、美丽而又神秘的大宅院,就是当年湘西王陈槊珍的“陈家公馆”——“寥天一庐”。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这里成了县委机关的办公地点和宿舍。
    当你一跨进“寥天一庐”的大门,一棵高大、茂密的丹桂就会映人你的眼帘。金秋时节一到,那满树绿叶之中淡雅的桂花芳香扑鼻、沁人心肺。朝右绕过桂花树,是小荷塘。黄昏来临,池塘里的蛙声此起彼伏。院子地面全由长方形红砂岩条石铺砌而成,正中为一井,周围木结构厢房以回廊相连,回廊南面左_右各有一个弄堂连着两个带小天井的“二进间”,形成天井套天井,院中有院的建筑格局。这里无论门、窗还是廊柱,都是那样精巧、雅致。厢房分上下两层,我们那院楼上因久未住人,显得有点阴深、凄冷,捉迷藏的孩子们,即使再胆大,也不敢走近二楼最里间的厢房,仿佛只要脚丫子一踏上那层楼板,就会从里边冲出鬼怪来似的。
    如今,我的乐园已经成了“永不回来的风景”,只孤单地留下当年门前那棵高大的桂花树和那一丝丝若隐若无、渐去渐远的桂花香……
    麻婆婆的腌萝卜
    凤凰的腌萝卜是一大特色,我每次吃到这种零食,就会想起麻婆婆。麻婆婆是五保户,无儿无女,她圆圆而慈祥的脸庞布满了褐色的斑点,俗称“麻子”。据说是她小时候害天花留下的,所以我们都叫她“麻婆婆”,反而没人理会她到底姓什么。麻婆婆虽然满脸的褐斑,但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害怕,她总是微笑着,眼睛眯成了一条线,眼角、额头上全是皱纹。我至今还记得她,当然不是因为她那张独特的脸,而是她卖的腌萝卜。那时,县城街上哪有摊贩经营的小吃呢?但腌萝卜是除外的,到处都有,而最有名气的要数麻婆婆的了。县城人都知道,要想腌萝卜好吃,一是选料,二是泡制,三是辣椒。麻婆婆选的红萝卜全是又大又圆又新鲜的实心萝卜,空心萝卜是绝对不要的,萝卜洗净后切成一片片厚薄均匀的萝卜片,如手掌大小,然后就可开始泡制了。泡制的关键是酸水的制作,这是她的拿手绝活,密不外传。如果直接从坛子里夹出来,那腌萝卜扯起的酸水丝足有一米多长也不断,让人馋得直流口水。因为带酸,吃的时候必须醮上辣椒粉才更出味。麻婆婆就住在广场边我家附近的西门巷里。(巷子的另一端有熊希龄先生故居。)每到夜晚,当巷子口那盏路灯亮起来的时候,麻婆婆拿着一把靠背凳,依着路灯坐下,摆上她那张四四方方、黑得发亮的雕花木桌,桌上放着一大脸盆酸水浸泡着的腌萝卜,外加一大海碗调好的辣椒粉,几双筷子,几个碟盘,脚边两桶井水,就开始了一天的买卖。不用吆喝,在广场上玩耍的小伙伴们一下子全围了上来,价格永远不变,一分钱三块,用筷子把脸盆里的腌萝卜翻捡出来,放在白白的碟盆里,等着麻婆婆用木勺把香香的辣椒粉薄薄地摊一层在腌萝卜上面后,就迫不及待地走到一边,一手拿着碟盘,一手捏着腌萝卜的一端,小心翼翼地拿起来,微仰着头,张开嘴巴大吃起来。一刹那间,酸、甜、辣、香、脆的感觉在口中弥漫,直吃得我们两眼辣出泪,嘴唇辣发麻,胃肠发烧才罢休。当我们嘴里嚷嚷着“好辣,好辣,麻婆婆分点酸水”时,双手已经麻利地拿起另一个干净的碟盘,从脸盆里舀出酸水咕噜噜地灌下了肚,又舀,又喝,这时,麻婆婆就喊起来:“鬼崽子,莫舀了,不许再呷了,我的酸水都遭你们舀完了。"大家才一哄而散,玩去了,嘴里还要念叨着那首童谣气气麻婆婆:“今天我进城,碰到一个人,满脸的麻子笑呀笑死人,大的象脸盆,小的象星星……”念完就看麻婆婆的反应,麻婆婆却不气不恼,只是眯笑着眼骂:“鬼崽子!鬼崽子!……”
    补锅匠滕代蒿
    30多年前的凤凰,提起补锅匠滕代蒿,谁人不知?哪个不晓?他是凤凰最后一代补锅匠传人,却也是个上无片瓦,下无寸土,一个吃饱全家不饿的潦倒之人。当那一声接着一声“哐铛、哐铛”的铜板碰撞声由远而近地从巷子深处传来时,街头巷尾的孩子们就一溜烟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喊:“滕代蒿!滕代蒿!”补锅匠不急,不恼,也不理睬,穿着他那双永远都不换的草鞋,戴着他那顶烂瓜皮帽,穿着他那一身脏得发黑、油得发亮的破衣裳,只顾往前走。从西门广场走到道门口,从北门再走到南门边街上,就这样每天重复着相同的路线。他左肩搭一块苗家人常用的麻织褡裢,右手拿着三、四块用麻绳串起来的铜板。那铜板长约四寸,宽约两寸,溜光发亮,走一步,铜板就“哐铛”地响一下,这便是他的吆喝声了。孩子们跟在他后面念叨着那首烂熟于心的童谣:“张打铁,李打铁,打把剪刀送姐姐,姐姐留我歇,我不歇,我要回去学打铁。”
    这时只要弄子里的哪个婆婆伸出头来,把腰门打开,滕代蒿就知道有锅要补了,放下他的搭裢,从搭裢里取出他的补锅行当:一些草木灰、一截茶树做成的圆木柁柁、一块凹凸的铜片、一些大小不一的圆形白“补丁”。滕代蒿在铁锅洞眼处,先抹一层白白的草木灰,拿起一块比洞眼稍大的“补丁”,跟按图钉似的,由里向外朝铁锅洞眼处使劲一按,再拿起那个茶树圆木柁柁,沿着洞眼四周敲敲打打固定一番,末了,又用那张凹凹凸凸的铜片,在锅底和锅面来回反反复复地擦拭几遍,咦,真难以置信,铁锅竟然补好了,用手摸一摸“补丁”处,几乎没有任何凹凸的感觉。补锅家婆婆看了,总是满意地给出两毛钱,滕代蒿也不言语,接了钱,十有八九都会到杂货店去买酒喝。喝得酩酊大醉时,就朝天骂娘,发泄着自己心中的那份郁闷和不平。骂完了,便依街而睡,常常尿湿裤裆而茫然不知,使得路人皆掩鼻而过。他为什么终身未娶?为什么总是喜欢喝酒?没人知道,没人了解,更没有人想到拜他为师,跟他学一学那即将失传的补锅绝技。他仿佛一个带着“哐铛、哐铛”声而满县城游荡的魂灵,得了钱就喝酒,累了就在他的家——城门楼上蜷蛐一晚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直到死的那一天。
 

凤凰古城旅游接待中心
独立成团咨询专线:400-8830-999
散客拼团咨询专线:QQ:138231222
自助游线咨询专线:QQ:138074408
自驾车游咨询专线:QQ:138017968
商务会议咨询专线:QQ:138230222
报名流程
1——选择来张家界的交通方式
2——选择更好更合适您的旅游线路
3——联系我社进行详细咨询
4——按照您的要求进行行程确认
5——导游在出站口接站启程
凤凰旅游线路
分享到: